OA登錄
OA登錄 人力資源系統 協同辦公系統
快速通道
快速通道 客戶 投資者 從業者 研究者 求職者
郵箱登錄 EN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集團要聞 >周育先受邀做客央視對話,以中國建材集團生動實踐,解答中國工業三大考題

集團要聞

周育先受邀做客央視對話,以中國建材集團生動實踐,解答中國工業三大考題

來源:央視《對話》  發布時間:2021-01-26

1月23日央視財經頻道《對話》節目聚焦中國工業“奧斯卡”之稱的“中國工業大獎”,深度闡釋《中國工業之“韌”》。中國建材集團作爲典型材料工業企業,最近6年連續三屆榮獲4個中國工業大獎,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周育先受邀做客對話節目,暢談材料發展故事。

↓《對話》精彩視頻↓

主持人:陳偉鴻

訪談嘉賓:

工信部原部長、中國工業經濟聯合會會長  李毅中

中國建材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  周育先

国药集团中国生物董事长  杨晓明

中國中鐵工程裝備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 卓普周

太鋼不鏽鋼精密帶鋼公司經理  王天翔

周育先精彩對話

陳偉鴻:“中國工業大獎”這個獎項在中國工業領域有著至高無上的地位,很多人把它稱之爲中國工業領域的“奧斯卡”,那麽中國工業大獎是否看重科技成果轉化呢?

周育先:中國建材集團這些年有6個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其中3個一等獎獲得了三屆中國工業大獎。所以我覺得工業大獎非常看重科學技術成果轉化,不光是轉化成一點小批量,更重要的是轉化成一個産業,轉化成一個高水平的企業,在中國在全球都具有競爭力。

陳偉鴻:今天我們有幸請到了四位企業家代表,他們都剛剛捧得了“中國工業大獎”,接下來我們准備了三道考題,來解讀這些捧得工業大獎的企業究竟有多牛。

考題一:受制于人

陳偉鴻:我們先看第一道考題,是四個字“受制于人”,這四個字出現的時候,每個中國人都有一種“紮心感”。周董事長,這四個字對您來說,曾經經曆過嗎?

周育先:“受制于人”這四個字在我的職業生涯裏,從進入工作開始就遇到了。我大學畢業後就去了北京一家做人工晶體材料的研究院。

我這裏有一小塊晶體,比米粒大一點,看上去並不稀奇,它要解決什麽問題呢?實際上主要解決當時我們國家光刻用的光源問題。當時我們國家還在用(近)紅外激光,當時想如果這個光刻的線路要變窄的話,有沒有綠光、藍光、紫光?而這一塊晶體就解決了這一問題,能夠使我們眼睛看不見的(近)紅外激光,通過這一塊晶體後,自動轉化成綠色激光。

用一小塊晶體讓中國光刻不再“受制于人”

我给大家演示一下,这边有一个(近)红外激光(光束)发散器,现在看上去什么都看不见,但是(肉眼)看不到的(近)红外激光,通过晶体就能变成绿光。绿光的波长是多少呢?532纳米。红外激光的波长是多少呢 ?1064纳米。通过晶体后缩短了一半,就能看到了。

陳偉鴻:它在哪些領域可以發揮作用呢? 

周育先:主要是在做芯片的時候,光刻這個線路越窄越好,我們數據的儲量實際上跟跑道一樣,比如一個跑道上面,如果是1米寬的只能畫四條,通過改變波長,就能夠畫出八條。所以一旦這個線窄了以後,儲存量運轉的速度就可以提高很多。

當時這塊晶體材料美國對我們是封鎖的,不讓進口。但是從這塊晶體研發成功了三年以後,我們量産並且成本價格都降低了,所以後來美國開始采購我們的晶體材料去做他們的綠色激光器。

陳偉鴻:這個例子就是受制于人之後的絕地反擊。 

自主研制5.0中性硼矽玻璃鼎力支持我國新冠疫苗研發

周育先:還有一個就是這個瓶子,是用我們5.0中性硼矽玻璃做出來的,可以放新冠肺炎疫苗的玻璃瓶。

陳偉鴻:這個應該是楊曉明董事長最熟悉的一個道具。 

周育先:我們是他們上遊包裝材料供應商。這種5.0硼矽玻璃在2017年前,我們國家還不能生(量)産。我們通過這些年努力,去年疫情期間,我們無償爲疫苗研發機構提供了上千萬個這樣的玻璃瓶。

這項技術實際上也受制于人。技術受制于人在我看來一般是三個:第一個是技術不轉讓;第二個是産品不出口;第三個是前兩個實在擋不住的時候,價格提高。我們破解了這三個問題,受制于人的問題就解決了,這三招就沒用了。類似這樣被攻克了的産品在中國建材還是蠻多的。

陳偉鴻:剛才中國建材在新材料的突破上,有一個裝疫苗的瓶子,我們知道2020年12月31日國家藥監局批准中國生物的新冠滅活疫苗符合條件正式上市,所以問一個問題,坐在相鄰座位的兩位是不是因爲小小的疫苗瓶結成了戰略合作夥伴,現在我們使用的疫苗瓶子是中國建材的瓶子嗎? 

楊曉明:是的,中國建材集團在材料方面還是做得非常好的。我們這個疫苗對瓶子的質量要求特別高,以往是進口的,現在國産也有一部分,供應量還是不夠的。中建材針對這個需求進行了科技攻關,不光是從材料的原材料制備上,到現在這個産品的加工上,也是我們在合作。

陳偉鴻:我覺得這是讓大家欣慰的合作典範。

考題二:古板守舊

陳偉鴻:今天中國工業和從前大家的刻板印象肯定有了很多的不同,剛才在解決第一個考題過程中,已經讓大家看到了我們很多的突破和創新。接下來我們看一下第二道題目,也是需要很多中國工業企業正名的題目,這四個字叫“古板守舊”,今天的中國建材集團是不是和這四個字已經完全沒有關系了?

周育先:有時候人家一說,中國建材,不就是搞點水泥、搞點傳統的東西。

陳偉鴻:潛台詞就是可能和落後有關系。

周育先:對,曾經我跟一個互聯網的公司,還有一個很時髦的公司老總,一起去參加一個活動。他就問我,你來幹嗎呀?咱們這個屬于時尚圈的在一起。後來我就和他們說,中國建材集團聽上去好像是一個古板的(企業),現在做水泥的實際上已經不古板了。

舉一個例子,去年年初,法國一個著名水泥公司,有一條生産線需要中材國際的技術去給它們更新升級,但是要求很苛刻,這條生産線已經運營了20多年了,原來的圖紙之類都不全了,下面的管道也密密麻麻,它要求中材國際幫它去做升級,但升級有個前提要求:老線不能停,等到建完了,可以隨時切換過去,再停老線。

所有的(工作)包括測量等等,實際上都是在運營中執行,很難測得准。疫情期間我們也無法去(法國)太多人,這件事情難度系數變得很高。但是後來中材國際團隊聽了以後說,沒事,我們能解決。我們派出的是什麽呢?我們派出的是無人機,派出的是激光掃描,在原來老廠裏邊進行了立體的掃描,幾天工夫就把這個測量解決了。

測量解決了以後,立刻生成點陣雲,這個雲(數據)及時傳回北京總部,北京總部就對所有場景開始數字化模擬。比如窯,你看右邊的是在計算機模擬的,它的空間很窄,要去租一個什麽樣的吊車,用一個什麽樣的角度,把這個大設備安裝定位。左邊就是實際的安裝,兩邊都是無縫銜接、一模一樣。這些傳到北京以後,更重要的是,這些點陣雲立刻可以轉化成各種施工單、加工單,那麽需要多少配件全部都解決完了。

中國建材海外數字化“隔空建水泥廠”

現在這個廠已經安裝了52%,在安裝完畢以後,不光是交付一個物理工廠,我們還會交付一個數字工廠。這個數字工廠裏邊,所有這些裝備上面安裝的傳感器,能夠及時告訴他們,多少時間內不用關注換配件,這個數字工廠負責了這個工廠的全生命周期。所以你可以想一想,這樣的數字工廠的設計,這樣的網上操作,都是通過數字技術和信息化手段,做到了無縫銜接。

陳偉鴻:所以這種越洋的數字化操控,讓大家對中國建材有了新的認識。剛才我們提到的古板守舊已經和我們看見的嶄新的一切沒有任何關系了。

考題三:汙染大戶

陳偉鴻:兩個考題過後,我們還有最後一個考題,也是一個關于未來的考題,還是四個字“汙染大戶”。“汙染大戶”是人們對中國工業企業傳統認知非常明顯的標志,那麽中國工業企業是否已經擺脫“汙染大戶”了呢?

周育先: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中專門提了一句話,就是傳統産業未來發展方向是高端化、智能化、綠色化。實際上綠色化的背後,要解決的就是汙染問題。以前一說水泥,就可能會覺得汙染很大。因爲它畢竟需要用天然的礦物融化成一體,然後再去得到我們需要的成分和原料,這個過程當中它必須要有能源消耗,要不用煤,要不就用電,所以煤電再加上礦物,就産生了汙染。原來工業化水平不行、智能化水平不行的時候,水泥是生産出來了,但是帶來的可能是水泥廠周邊的汙染,比如周圍的樹上、草上都是白白的一片,那是粉塵。

現在用的是新型幹法水泥生産線,粉塵的排放每立方米可以降到5毫克以內,氮氧化物排放比國際先進標准還降低80%多。現在設計的水泥生産線,可以在花園裏、草原裏、森林邊,不光光是能耗降低了很多,更重要的是排放遠遠小于我們國家標准,也遠遠小于全球先進標准。

中國建材打造“花園中的工廠”

陳偉鴻:今天在前進的道路上,我們的中國工業領域企業不斷在回答著新時代提出的新問題,身體力行地在摘掉這些標簽。讓我們把掌聲和敬佩送給他們,謝謝你們付出的努力!